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飞波】不回家的男人(二)

不要被标题欺骗,这就是一篇二傻文。

不虐,保证不虐。

私设众多,傻甜傻甜的。

OOC都有是我的,Sweet sweet 都是飞波哒。

还是不弄链接,链接好难弄。就这样看吧。

张晓波突然出现在谭小飞身后,差点把三环十二郎吓的飚抖音,也就谭小飞个胆大的转过身就是一个熊抱,勒的张晓波想推开他都找不着地方使力。

等谭小飞抱够了,他还要委委屈屈的蹭人脑袋,蹭的张晓波汗毛竖起:“得了,你起开!”

张晓波退开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就在那说,再凑过来我就翻墙回去。”

“波儿,你翻墙来见我的呀!”谭小飞惊喜的瞪大眼睛,美滋滋的像吃了一嘴糖。

张晓波好笑的看着谭小飞笑出来的大白牙:“你是要就着你兄弟嗷嗷叫的背景音,把剧情拉到梁祝去?”

“波儿~”谭小飞眼圈一红扑向他面前的少年:“你想起来了吗?太好了太好了!”

“什么想起来?”张晓波挣脱开来。

谭小飞被推开了,张开着手眼圈红红的看着他,活像被欺负了。

张晓波强迫自己扭开头:“现在我问你答,不许说别的什么有的……”,他一跺脚,还是扭回头,看着谭小飞鼻子都红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就自动动起来,向他招手,把他揽到怀里,还任他一头白毛在自己怀里大狗一样地乱蹭。

“所以,你干嘛每天带着一群人堵我家门口呀?”

张晓波后仰着脖子,尽量不让白毛扫到脖颈的皮肤,不是害羞只是因为扫到真的很痒,真的。

“因为我是你男朋友。”谭小飞理所当然,“你未来老公。”

“你说的什么玩意!不许瞎说这些不着四六的,小爷活了这18年没有和那个人有过……有过这种关系!”

张晓波红着脸扑腾着手脚抗议。

“有!”谭小飞义正言辞:“就是我!把我重要的名分给我。”

“咱俩不能给小孩带坏头。无媒苟合不成的。”他的正直脸上也飘过两片红云。

张晓波还能说什么?他什么都不能说,这就上升到婚姻的高度了,感觉问什么都能往上拔了,他顶着脸上的热度说:“好吧,我认了!”

谭小飞理所当然的抱过来:“波儿,我就知道,只要让我见着你,什么事儿都能好。”

张晓波脸上热气直往上窜,怪不好意思的。他推推谭小飞嘟囔:“你几岁呀,动不动就抱的。”

谭小飞的身体僵了,嘴张张合合支吾起来,张晓波不好了:“你不会未成年吧!?”他后仰着脑袋看着谭小飞发光的白毛,很想晕厥。

“不不不,我十九了!”

“我还以为我和未成年好了。”张晓波脸回温到红彤彤的,再一次接受了眼前的白毛入职男朋友。

张晓波算了算年龄发现对方比自己还大一岁,心安理得起来:“你刚尴尬什么呀!害我以为摧残了祖国幼苗。”

他不好意思的嘟囔:“都是92的人了。说个年龄有这么不好意思吗。”

谭小飞想告诉他自己是96的,又怕他知道了生(炸)气(毛),只好接受无端多了四岁。

他粘上去:“波儿,那我们回家了好不好?”你不在家,我都驻扎岳父家门口2个月了。他委屈的轻轻耷拉眼睑。

张晓波看着自己影子被拉的长长的,点头:“也是,都这么晚了。”他利索的爬上墙头拉着谭小飞瞪着铜铃大眼睛的脸,亲下去,嘻嘻笑:“我回家吃饭啦,你也快回去,不然待会张学军要削你的。”说完一翻身就跃下墙去,动作干净利索,一看就没少干。

可是……

“波儿!!!!”我说的是回咱们家呀!

谭小飞扒着门嗷嗷叫。

整个被被生活欺骗了!


评论(7)
热度(22)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