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all邪《独占》

第九章



吴邪无奈的吃着碗里的巨山,不禁感慨自己实在太久没回家了,不过……我的妈呀需要做这么多的菜吗?好撑π_π。

虽然已经吃饱了,吴邪依然表现出一副好好吃,还能吃的样子。自己在婚姻的事上已经没办法听家里的话了更别提孙子什么的,除非那只闷油瓶变成女的,否者这辈子都没指望的了(珩:……)。

一顿饭下来,吴邪完全不想动,……装过头了,好想吐……。

“唔!?”突然冒出一只手温柔的揉着吴邪的小肚皮,“二……二叔”吴二白笑了笑用另一只手揉揉吴邪的脸,吴邪蹭了蹭吴二白放到他脸蛋边的手,唔,好舒服^ω^。

看着吴邪小猫一样蹭着自己,吴二白连日来因张起灵的不快都消去了大半。

“诶,大侄子!你的行李怎么都收好了?”吴三省风风火火的窜出来,也不管什么直接就问吴邪,吴二白一听,脸色一沉,揉肚子的手也不温柔了,吴邪看到他家三叔从自己房里出来就知道没好事的了,没想那么快就让他踢爆自己要回杭州的事儿,一时也想不到怎么说才妥当。

“小邪……才回来几天就要走了”吴二白脸色不虞。

“就是!大侄子这你可不对了,那么久都不回一次,难得回来一次,才几天就要走”吴三省也搭腔道。“床单都没睡皱,你说你昨晚还没在家里睡,去哪去了?”

吴邪正低头装着自己知错了的样子顺便思考一下怎么办,谁知道吴三省那个大嘴巴……对着地板吴邪凶残了,三叔个大嘴巴,回去一定要找机会使劲折腾他。

“快一个星期了,我杭州的店还有事呢”眼睛真诚的看着吴二白,至于那个大嘴巴吴三省,吴邪表示,可恶的三狐狸老子不认识。

吴二白沉吟不语,吴三省倒是想问他家大侄子昨晚没回家是去哪了,是被解家那花狐狸拐走了还是被张家那只闷油瓶装走了,不过吴二白不吭声吴三省只能等和吴邪独处再问。

过了好一会儿,吴邪觉得自己都要睡过去了,吴二白才开口放行“你自己去和大哥大嫂说,他们舍得你这小没良心的,我就不说你什么了”

吴邪大喜,搞定吴二白这笑面虎基本就算成了,吴三省可不乐意了,老二真是的,大侄子才回来几天啊,我都还没逗够。可他也没辙。

吴邪再坐了坐待消化的差不多就起身打算去和父母说自己今天回杭州的事儿了。

等吴邪一走开,吴三省立刻凑到吴二白身边,也不说什么就起势打量,吴二白一巴掌拍开吴三省的脸,也走开了。

吴三省啧了一声,心想你这二狐狸就对我耍横,老子看着明明没有大侄子好欺负,你这什么眼神。

……

吴邪整了整衣领,小舒了一口气,可算把爹妈都说服了。

想了想,没和小花说自己走了,等他来找我我又不在这可不太好。吴邪一边走着一边掏出手机想着发个短信说一下,你说打电话?……会被小花念死的。

短信刚发出去,吴邪的手机都没装好,解雨臣的电话就来了。小花都不用做事的?这不是成天捧着手机的人谁能回那么快!

吴邪接起电话,还没出声,那边就传来一声冷哼。“小花,你别生气呀”吴邪隔着电话都想对解雨臣作揖了。

“这人也不见,电话也不打,一条短信就想打发我”吴邪冷汗直流,我就是怕你说才不敢打电话的,这可好该来的躲不了。

“小花,解九爷,解当家的~”,吴邪只能学小时候哄小花那样哄着这大花,果然小花扑哧一下就笑了,吴邪赶紧趁热打铁,“你那事儿那么多,我也不好去打搅嘛,您老这回就放过我吧”

“也不是不行,不过,吴邪,你回来好几天了咱俩可还没好好聚聚”解雨臣也就刚刚开始有些小别扭等吴邪哄了哄就好了,不过有便宜不要这可不是解九爷的作风……

“那行,等你来了杭州我一定做东”吴邪心里滴血,小花那个女王也不知道要吃多贵。

“外面有什么可吃的我还没吃过,你这可不够诚意”比起出门约会,解雨臣还是比较偏好登门入室*^_^*。

“那,我自己做给你吃?够有诚意了吧”吴邪想了想回道。

解雨臣目的达到,但还是装了一下“你做的能吃吗?”

“什么叫能吃吗?我大学四年工作快三年这要还没点手艺能活下来吗”吴邪笑道。

“那好,可说定了,那我可就等吴大厨拯救我的味蕾了”

小花说的那么夸张,吴邪反倒有点没底“也不用那么期待,我只是一般……”吴邪边讲电话边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小哥等他地方,看小哥两眼定定的看着他手里的手机,吴邪莫名其妙的心虚起来,“小邪?”电话里解雨臣疑惑的声音,现实里小哥炯炯有神的目光,吴邪(>﹏<)赶紧寻了个理由挂断电话(´-ω-`)表示什么事都没发生。

可是迎着小哥的目光收好电话(#゚Д゚),吴邪开始哗啦啦的流冷汗了。

迎着张起灵的面瘫脸,吴邪无声的用表情示意:(๑ŐдŐ)b小哥,你怎么了,解释一下,我好自救一下,你这样我压力好大。

张起灵用眼神示意:自己想_(_^_)_


评论
热度(2)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