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all邪《独占》

第十章


“我说张起灵你能不这样吗?”吴邪真是被冻的受不了了,车里开着空调呢,不需要小哥你人为制冷!

“……”

“张起灵,有事好好说行不行呀,别动不动就摆脸的”吴邪伸手掐着张起灵面目表情的脸“生活那么美好,你天天板着一张脸到底对谁不满意呀”

“……”张起灵抓住吴邪轻轻掐着自己的手“我对解雨臣不满意……”

……

“你说什么!?你还是我认识的闷油瓶小哥吗?居然那么坦白!”吴邪伸出另一只手袭击张起灵的脸“别是被调包了吧”

“……”张起灵无奈的抓住吴邪又不老实的手,像平常一样不去回答吴邪逗他的话。

“呦,还真的是原装的!”吴邪戏谑道。

张起灵就着抓着吴邪的手把吴邪整个人拽到自己怀里“想辨别我有没有被调包,不应该掐脸”低下头与吴邪四目相对“看着我的眼睛就行”我的眼里……只有你,可是……吴邪,你也是这样吗?

吴邪有些脸红了,这个闷油瓶,平时不声不响,说起这些话来一溜一溜的。从张起灵的怀里挣脱出来,收回被张起灵抓住不放的手推开他死命凑前来的脸,吴邪把脑袋抵在车窗上努力给脸降温,看张起灵还要围观,赶紧把他推回驾驶座去,再瞪他一眼,看什么看,快开车,又是你火急火燎说要回杭州的,结果倒好,上来大半天了也不开车光顾着放凉气……吴邪的脸更红了,把整个头扭到张起灵完全看不到的角度,吴邪继续降温。

张起灵小小的勾了一下嘴角伸手捏了捏吴邪的后颈在吴邪炸毛之前收回手乖乖开车。

车行驶了一段路,吴邪发现不妥“小哥,我们这是去哪里?”

“……”张起灵不说话

吴邪也不再追问,反正张起灵是不会伤害吴邪的。

又走过了一段,吴邪扭头看向张起灵“小哥……虽说你当时表白的时候说邀请我进入你们家祖坟……不过,现在太早了点吧”

“吴邪……你知道我要带你去哪里的!……不要逃避”张起灵把车停下,解开自己的安全带伏下身帮吴邪解开安全带,一边解一边抬头望入吴邪的眼睛,吴邪被他看的没有办法,心里很不好受只能小心的躲开他的眼睛,望着成片成片的墓碑“我以为只要不去想,不来看他的墓碑,就还是可以和自己说,他还是好好的,反正以前彼此也很忙,……没什么时间……”

吴邪仰起头,不让眼里的水汽变成眼泪,张起灵抱住吴邪的脑袋“我也想和他好好聊聊”吴邪从张起灵怀里出来,不信任的看着他“每次见面都不欢而散,你想和他聊什么?”

“……”张起灵打开车门长腿一跨干脆下车,吴邪推开车门,来着墓碑群,看张起灵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花,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张起灵牵着梦游一般的吴邪来到齐墨的墓前,他敢肯定,齐墨……绝对没有死,吴邪大哥的身份给了他便利但也局限了他和吴邪的关系,……不……不仅仅是为了摆脱这个身份,一定……还有什么……。

张起灵看着吴邪细心的打扫着齐墨的墓前,弯下腰把花放到吴邪刚刚扫好的地方,牵着吴邪的手和他一起向墓碑行礼,“大哥,我会照顾好吴邪的”不远处,一件黑色风衣闪过。张起灵余光一扫,齐墨……果然阴魂不散的跟着吴邪,伸手搂住吴邪的腰,吴邪正黯然的看着墓碑上齐墨的照片。

张起灵目光不善的撇了一眼这场大戏的主要道具,“吴邪,我们走吧”吴邪转过头皱了皱眉头“不是说和我哥聊一下吗?”

“……”张起灵抬头看天“聊完了”

吴邪瞪了张起灵一眼,聊什么呀,就说那么一句话,你以为那是我呀,你眼神变一下我都知道你想说什么!说来说去,还是不肯给你名分心情不爽,看我哥阻止不能,才跑来刷存在感。

张起灵知道吴邪正在腹诽他,干脆像往常一样牵起吴邪的手缓步离开,齐墨……无论是活着还是死去,作为什么身份存在在吴邪身边,能独占吴邪的人……都只有张起灵。


珩:*^_^*标题终于对上了,好想在这里就END≥﹏≤,写的好累,好怕人物走形(←_←你以为现在没有走咩),好了,我放天窗那么多天,现在补回来了,也不知道有还没有人看(*◑З◑),不过,我自己很爽(๑´ω`๑)


评论
热度(1)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