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all邪《独占》

第十五章

不爽的洗着菜,吴邪觉得自己刚刚的表现真是他爷爷的逊毕了。瞄了一眼正在和小花对峙的闷油瓶,都怪这只醋瓶子,害我准备那么久的周密计划毫无用武之地。

察觉到吴邪的目光,张起灵站起身来“吴邪找我有事,我就不陪解先生了”

“过门都是客,张先生,客人就不用帮忙了,相反我应该替吴邪好好招待你。毕竟我们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关系不一般”就算吴邪说和张起灵在一起了,解雨臣也是不会放手的。哼,张起灵,你也就只能在小爷面前说吴邪是你的,回到吴家,你根本不占优势。

张起灵重新坐回去“吴邪的裤子都是我买的,没有你的尺码”张起灵瘫着一张脸说。

“也没你穿的尺码!”张起灵看着和吴邪一样高,实际上比他矮一厘米的事解雨臣为了打击情敌早就查的一清二楚。你既然让爷不舒坦,小爷也不让你好过。

张起灵身为攻居然比受矮一厘米,他表面不说什么,心里其实很不甘心。往日吴邪不介意这些,他才算舒了一口气,今天被解雨臣一口道破。

不过……“比你高”淡定的说出事实,虽然自己只有180,好歹突破一米八大关了,可解雨臣可只有178。

解雨臣冷哼一声不再出声,只冷眼看向张起灵。

两人电光火石之间开始眼神大战。

“小哥,搭把手”吴邪最后一道菜也出锅了,看那两人相顾无言的样子,他想想也觉得这种情况下让他们聊天是挺尴尬的。赶紧把张起灵调回,估计日后出柜的时候不能指望他讨好老丈人……呸呸呸,我一定是忙昏了。

张起灵过来两人一阵忙,总算可以上桌吃饭了。

解雨臣虽然对吴邪刚刚居然叫张起灵那个生活九级残废帮忙也不叫自己有些不爽,可一见吴邪心情又立马归晴。

“吴邪哥哥,还真是贤惠。你不娶我,我也可以娶你了”看着这一桌菜解雨臣戏谑道。

吴邪把鱼去刺放到张起灵碗里“你爷爷的才贤惠,还不是这九级残废张起灵,硬生生把老子调教成这样”话间还不间断的为张起灵夹菜“还有,小时候我的黑历史你是要记多少年呀,以前没什么,现在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解雨臣脸上一僵,本以为自己已经刀枪不入了,却为什么还是那么痛。“还说不是贤惠!这么守妇道连开个玩笑都不成了,换成以前你就该反调戏才对。”把面具挂回脸上,解雨臣说。

“你爷爷的才是夫人”看他不怎么动筷,把解雨臣爱吃的推到他面前“快吃,嘴皮子那么溜,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解雨臣夹起菜,脸色柔和“吴邪,十几年的事了,还记那么清楚,你说你不是对小爷有什么心思,都没人信。”吴邪正欲回嘴,张起灵眼一眯“吴邪,有骨头”眼望排骨向吴邪示意,吴邪果然被转移注意力“你不会自己弄呀!”说着却熟练的用筷子剥骨抽筋把嫩肉放进张起灵嘴里。

解雨臣自己吃着,张起灵,看来你的信心也不是很足,很好,日子~还长着呢,你就好好看着吧。

“吴邪,真好吃,手艺不错哦。”解雨臣恢复云淡风轻的模样。

……

叼着香烟看着吴邪家的的灯火,齐墨试图透过帘幕找到吴邪。“齐爷,一切准备齐全”司机挂断电话回头报告。

“唔,走吧”齐墨掐熄烟头,把视线从吴邪家窗户移开。吴邪,我回来了。


评论
热度(1)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