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all邪《独占》

第十八章

张起灵把自己的人生分为两节,以认识吴邪为分界点。

在没有吴邪的第一节他是张起灵张族长张家的掌权人。有了吴邪之后的人生,他是闷油瓶是小哥是吴邪的老公,虽然吴邪总说他才是老公。不过只要是个正常人就能看出到底真相是如何,吴邪高出来的那一公分完全弥补不了他气场的不足。

叮铃铃的手机声响起,这是只有吴邪知道的独家号码。一定又问他今天想吃什么,最近那群人撬墙角的活动进行的太频繁了让他胃口都没有了。

“喂,小哥”吴邪清新的声音传来,张起灵如往常一样“……”,吴邪也不见怪,好几年了还不知道意思那两人还是算了吧。“我今天中午不回家了,我已经叫你秘书到点去饭店帮你点餐了,不许挑食,都给我吃了”怎么和我猜想的不一样……“齐墨?”吴邪知道张起灵应该是有一套监视自己的人,在一起的这些年自己身边有个风吹草动他都会知道说他没做什么鬼信!“不是我大哥,是小花,他心情不很好,中午我打算劝劝他。”毕竟失恋是他猜出来,小花也没说什么他还是不要到处说好。不等张起灵说什么“我挂了,晚上见”张起灵只能听着嘟嘟声暗骂解雨臣。

呼出一口气,吴邪把手机收好,希望那只闷油瓶今晚能温柔一点。揉了把脸,吴邪把煮好的姜汤盛出来。这样等小花洗完澡,汤也刚好能喝了。

“吴邪,帮我拿件衣服”解雨臣又不是傻瓜,难得把吴邪从那个截胡的手里拐回了家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解家祖宗。

“来了,我随便拿了一件”吴邪敲敲浴室门。

一只沾湿的玉手伸了出来,玉手向来是说女人的,可解雨臣知道自己是担的起这个夸奖的,他学戏学的可是旦角,这手绝对是非一般好看。吴邪果然呆住了,虽然他已经半弯了(也就只和张起灵有过关系,不知道还能不能喜欢女的,估计也没机会试了),但一下子看到这样一双像女孩一样的手到底有些尴尬,特别他还知道这是他发小的手。把衣服递到那只手上。吴邪赶紧离开,难道我没弯透,可不能让张起灵知道。

把姜汤端到餐桌上,吴邪继续做饭。

“吴邪,这是……给我的?”解雨臣整理好自己从浴室出来就看到那碗姜汤。他爹死的早,爷爷妈妈撑着家里的事业,虽被喊着少东家长大,吃的苦却不是一般人吃过的。

吴邪把做好的菜一一端出来,就看到解雨臣含情脉脉的注视着那碗姜汤。“我可算知道你是怎么被人甩了就天塌的样子了”吴邪把解雨臣摁到座位上把姜汤放到他面前“快喝!看你长的花花公子的外表,敢不敢不要那么纯情小处男的表现”吴邪嘲笑道。不过说真的,还真是意外,他都不知道小花那么缺爱。

解雨臣摇头“我不缺爱,”看吴邪的脸就完全能知道他想着什么“我的外貌、地位还有家世足够男男女女争相献爱的。”一口闷下姜汤,……真暖!“我不稀罕,我只稀罕一个人的爱”解雨臣这会儿完全无法伪装,他知道他一定把所有感情都显示出来了,只是……就算这样,吴邪长期的直男线条以及自己发小的身份都让他不会往那方面想。

大部分时候解雨臣都是对的,只是……他也有出错的时候。

吴邪把姜汤的碗收回,若无其事的往厨房走。看到解雨臣看不到这里,吴邪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他带入他那个情境去了,他在一瞬间心跳的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接下来的菜他也没心情做了,还好也就剩一道青菜了。吴邪坦荡的把洗好摘好的青菜放进冰箱。


评论
热度(1)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