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all邪《独占》

第三十三章

“小花!你为什么在楼下?”吴邪提着菜走过来奇怪的问。

解雨臣不说只是笑笑伸手帮吴邪把菜提过来,“上去吧。”

本来吴邪就有些怀疑解雨臣对他是不是有些什么什么的心思,看到他这样总是下意识往奇怪的方面想,像是小花是不是特意在楼下等我的,不过一会儿他又推翻这个看法,我又不是张起灵,我可会认路了,来过一次就能记住。吴邪又想,小花是不是心疼我提着那么多东西所以早早在楼下等我,可是……抬手看看自己的手,除了比别的人的白了一点完全就是男人的手毫无异议好不好!有什么好心疼的?

想不出原因来的吴邪,好奇的心痒痒的。别人都说好奇害死猫,还好吴邪不是猫,不然就他这什么都好奇的性格估计活不到给解雨臣发请帖的日子了。

走在吴邪身侧的解雨臣好笑的看着吴邪,又不知道把脑洞开到哪里去了。

如果他知道吴邪还在纠纠结结他站在楼下等他的事,一定会更加好笑。吴邪,我只是不想错过任何可以看到你的时间。


……


吴二白手指轻轻敲打着茶座,若有所思。似有所悟,手指顿住,抬起手。一个手下依着吴二白的手势缓步过来躬身询问:“二爷。”

“停止对解家的行动”

手下阖首称是,退下。

顿下的手指继续敲打茶座,吴二白镜片寒光微闪。齐墨和解雨臣当初自以为可以瞒过他的结盟毫无意义,不说他的眼线早已把情报上报,单是他们对着吴邪的心思就不可能完全坦率,这种结盟……呵。

虽是看不起,吴二白终是有一点点担心,他的心智性格注定他做不到齐墨那样无所不用其极的全方位纠缠吴邪,也不可能学张起灵人前高冷肃穆无所不能见到吴邪就是大型犬,更别提解雨臣得天独厚的卖乖撒娇示弱了。不过……那有如何!吴二白冷笑,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可从来不是寓言而已。可是……好久没见到小邪了……二叔心塞。


……


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翻看了和吴邪的相册,齐墨被张起灵气到的心情总算恢复愉悦了,手指轻抚相册里笑得天真吴邪的小小邪,好想见大小邪,齐墨苦笑。

想了想也不是没办法的,“你,过来”招招手叫手下过来。

手下快步走来,俯身侧耳倾听。

小声吩咐完,齐墨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去执行。手下表示领命快速遁走。

齐墨翘起腿拿着相册又从第一页开始看起,先解解馋。

过了片刻,手下急步走来,“齐爷……”

齐墨心间一跳,看来有人行动了。面上却笑意不改,更似是看到手下咋咋呼呼而不满教训道:“遇见什么也没必要这样大惊小怪,没的没了爷的脸面。”

手下赶紧平定心绪,心里更是佩服齐爷。

齐墨招手叫他过来说清楚,手下向前细语说道:“小三爷今一早就去了解九爷在杭州的房子。”

“就这事?”虽是不满吴邪多与解雨臣相处,而不来找自己,但这也不是大事,吴邪和解雨臣关系好他已经知道了,醋也吃了不止一担两担了。

手下接着说:“齐爷,自然不止如此。”手下压低声音“小三爷封锁了这个消息,属下也是机缘巧合才知道的。”

齐墨顿了顿,吴邪的消息不好打听!这倒是是件新闻,吴邪哪来的人手?

“是三爷的人。”手下说道。

齐墨推推墨镜,三叔?

细细的思量着前因后果,齐墨把事件考量的差不多了。他估摸着这不过就是解雨臣在吴二白的打压下发现了自己给他下的绊子知道自己落后了去找吴邪,吴邪又怕张起灵那口醋坛子打翻找他三叔帮忙掩盖消息去看解雨臣去的事罢了。

齐墨拉开墨镜揉揉鼻梁,只要我们对小邪没有坏影响,三叔是不会做什么的。

“还有事?”看手下还保持的资势不走,齐墨问道。

手下把头又凑前“二爷结束对解家的活动了。”

“什么时候?”

“小三爷去解九爷的房子那会儿,前后不过半小时”手下说完站直身体只低着头不再说话。

齐墨挥挥手让他下去。

他要好好想想。如今看来二叔是知道我挑起他和解雨臣内斗的事了,而且只用半小时就能撤掉所有行动,恐怕这只老狐狸知道的不是一般两般的早,以前的举动大概只是为了麻痹我。接下来……可就要放大招了。加之还有知道我坑他现在闲下来的解雨臣。

哎呀呀,齐墨痞笑的揉着太阳穴,这可真是一次性得罪了两只猛兽呀。

捧起相册,齐墨轻点相片里笑得得意扬扬的吴邪,这么多麻烦,怎么爷还是觉得甘之如饴呢~


评论
热度(1)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