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老炮儿短篇同人《我喜欢的男孩送上门》

不完全按剧情,只按我心意写。

我想象的小飞还有晓波还有大家。

不虐,绝对不虐。


“诶,小飞,是哪个呀?”大乔搭着谭小飞的肩膀左右张望着。

谭小飞甩开她,撑着下巴看向舞台。

“呵,稀罕!”被甩了脸,大乔拎了瓶酒坐到候小杰那桌去。“诶诶,你们小飞哥看上的到底是哪位呀?问问都不成!”大乔干了半瓶酒,酒气上来手肘顶着候小杰的肺部,抵得他嗷嗷叫着问道。

阿彪一边招呼兄弟们把候小杰拖出魔爪,一边对着舞台努嘴。

大乔把候小杰推到一边看着舞台上捧着麦克风的小子眯起眼睛。

哟,真对我胃口。

退到安全线的候小杰一边,看着大乔又瞄了眼眼睛黏到台上的谭小飞,后背是一阵一阵的冒凉汗。

大乔看着穿上外套就要走的小帅哥,摇着酒装着晕头转向的样子走过去。

并不负众望的一头倒进小帅哥怀里。

张晓波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状况了,眼疾手快把人姑娘扶好让她靠好墙,再麻溜的走人。

等大乔拗好造型打算来个抬头甩秀发的露脸,人小帅哥早就带起一片尘土跑了。

我的个娘的,老娘还没出招,你至于这么警醒吗!?

张晓波走出酒吧大门可算松了口气了,很好今天也依然保住了以后要给媳妇儿的东西。

一连几晚,大乔都非要跟着谭小飞出现在小帅哥登台的酒吧。

人坐那她坐那。

废话,老娘不跟着谭小飞这厮·坐去哪找最佳看位呀!

谭小飞瞪她她也不在意。

阿彪他们举着酒杯倒退几张桌她也不管。

看着台上腰细腿长脸嫩的小帅哥,大乔托着腮微微笑。

极品难求呀,给谭小飞那成年一个月的,呵呵,老娘二十二岁的身份证告诉我不行。


谭小飞开了瓶啤酒搁在大乔面前。

大乔也不和他客气,喝了一口,抬着眉毛看他:“有事相求?”

“不是相求,是合作。”

看他眼睛片刻不离舞台,大乔点点头算是明白谭小飞要和自己说什么。

“我和你合作有什么好处?”大乔看着小帅哥就着观众的安可下台,转过头看向眼神迷迷蒙蒙像是挡着一层雾气的谭小飞。

谭小飞目送完心上人离开舞台,才有空档理理大乔,也不和她废话就问:“你知道他叫什么?几岁?”

大乔噎住了,他倒是想问来着,谁知道这小帅哥战斗经验丰富成这样,她装醉倒怀里也试了,拦路打劫抢人也试了,连送东西写情书都来一回了。

天知道上学约隔壁班班草她都没这么纯情过,结果倒好,人礼物收下信却原路送回。

“那你知道?”

谭小飞淡淡的看了眼大乔:“这的经理告诉我的。”

大乔受到会心一击,我真的是一个活了二十二年的纨绔官二代吗!?仗势欺人呀,这么基础的我居然没想起来用!

“我出主意你干活,现在,你去喝一打啤酒,先把自己喝醉。”谭小飞招手要了一打啤酒,依次开好搁在大乔面前。“现在开始喝。”

“为什么?”经了刚刚的智商鞭笞大乔倒是不排斥谭小飞当军师,只是这没头也没脑得命令大乔不能随便听。

谁知道他会不会灌醉自己然后独自去泡小帅哥的。

谭小飞冷哼一声,“你醒着和醉着有区别吗?”

拿过手机看了下点数,算着离张晓波下班只剩不到两个小时时间。

干脆开诚和大乔说:“你待会喝的要醉死过去,我就叫这的经理吩咐他去给你叫车,你抓紧机会亲他一口。”

谭小飞不高兴地从吧台里拿出纸巾甩到大乔面前:“口水擦擦,记得亲脸就行!”

“行了行了,”大乔随意擦擦嘴,美滋滋的抱着一打啤酒起身:“那我去啦。”


评论
热度(76)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