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老炮儿短篇同人《我喜欢的男孩送上门》

不完全按剧情走,只按我的心意走。

不虐,绝对不虐。



张晓波缩在被窝里,昨天那群混蛋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打人实在是让人讨厌。

估计着今天是不能去上班了,从被窝里冒出头来,阳光打过来有些刺眼,张晓波小心的扭过头,摸出手机,翻看昨晚的网页记录。

他昨天被人打完实在是一股气憋在心上,走出去的时候刚好看到打自己的那群人关车门。等着他们全走干净了,张晓波在地上随手捡了枚石头就划了那辆车。

回到出租屋,又觉得自己做的不占理,就想着把那车门的钱给人还回去。

不过当时天色黑,他对车又是在是什么研究也没有,顶多认认是几个轮的,回到家翻了十几页车辆介绍都没找到那辆车。

张晓波打了个哈欠。

“碰”

不等张晓波把眼角的生理性眼泪擦掉,自己小屋的大门就被一群人踢掉了。

为首的顶着一头白毛在白天光晃晃的,刺的张晓波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谭小飞是想威风凛凛的出场,才带着人破门而入。没想到张晓波居然还没有起床,被子也没盖得严严实实的,露出关节精致的脚踝和白花花的肉。

谭小飞也顾不得什么威势压人,赶紧着给张晓波掖好被子。再狠狠扫了身后的人一眼,直把他们吓得后退好几步左看右看就是不看床上。

“衣服穿好。我们待会再进来。”

谭小飞像来的时候那样迅速的携带一尾巴小弟出门,出门全部背对张晓波!

看什么看,我媳妇儿你们大嫂换衣服呢!

不仅不准看还得一个个挺直腰板假装自己是刚刚被踹坏的们给屋里的张晓波挡风兼挡过路人的偷窥。



揪着张晓波到了自己的大本营,谭小飞指使阿彪给他把手铐拿过来。

“给你两选择,一我给你铐上!二你自己铐上。”

张晓波把脸别开,看都不想看谭小飞一眼。

“成!你自个选好了。”谭小飞也不跟他客气,两手跟铁钳似的抓着张晓波,直接上铐。

张晓波挣扎不脱,直接上脚,触不及防之下,谭小飞铐是把人铐上了自己也挨了一膝盖。

“诶!你还有理了!”阿彪可见不得别人对谭小飞动手,当时就冒火了。

“我凭什么没理?”

张晓波可是认出阿彪来了,想到应该是昨晚惹得祸了。可欠债顶多还钱,他们这上手铐的叫什么事。

“你们昨晚莫名其妙打我还不许我报复回去?”张晓波说着还觉得自己的肚子在疼。

阿彪语塞,这还真是他们出毛招。

但输人不输阵,要不人真成姐夫了,阿彪觉得自己眼睛疼。

“那还不是因为你和我们大嫂有关系!不然我们兄弟至于下手!”都怪小飞看上你要你成为我们大嫂,不然我们绝对不打你。

张晓波咬牙不说话,他想呀,原来那个奇招百出的姑娘不是皮衣男阿彪的,居然是什么大哥的女人,还真是这回栽了。

“那你们也打了我一顿了,那事可就算了了。话说也不是我想对那姑娘做什么明明是那姑娘想对我做什么。”张晓波辩驳道。

谭小飞也知道阿彪那话的意思,现在张晓波自个把话圆了回来,他自然乐见其成。

“那成,我们来说说我们那车的事。”谭小飞一摆手,坐在恩佐旁边的人一把把恩佐的车罩掀开。

张晓波这个对车只分轮的都明显的被这车炫到了。

然后自然而然的视线扫向车门上明显的那道疤。

张晓波知道这回坏了,这车一看就很贵,不知道要多少钱呢,最重要的是真是他错了,他也不能讨价还价了。

谭小飞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他伸手捏住张晓波的下巴和他对视,“怎样!你说我们这事怎么了?”

张晓波皱眉,不乐意谭小飞跟调戏良家妇女一样抬着他下巴。

“诶,说呀!怎么办?”

张晓波心一横:“你说个数,我去凑给你。”

要的就是这句话!

“十万!”

张晓波本就圆滚滚的眼睛瞪得更圆,“十万?不就一道疤吗?你至于开那么大口吗!”

谭小飞也不和他解释,不说这车本来就是值这个数,就说他本来就是不想张晓波还上的,怎么可能容许张晓波讨价还价。

“怎么?还不上?”谭小飞当然知道他还不上,勤工俭学的大学生学费够了生活费都还没够呢怎么可能一下子拿出十万块钱来。

“那叫你爸妈来。”

看着张晓波脸色难看嚷着没有家人,谭小飞也不意外,他早就查的干干净净了,张晓波也不知道是真没爹妈还是和家里不和反正一直一个人过,说着要他爸妈来也不过是谭小飞再往下插的一把刀,告诉他你一没钱二没人的,给我听话待我身边。


评论(2)
热度(55)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