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老炮儿短篇同人《我喜欢的男孩送上门》

不完全按剧情,只按自己的心意走。

不虐,完全不虐。

哎哟,腰疼。不过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十二


张晓波醒转过来的时候,看到站在被调成适宜睡觉的昏黄灯光下的一个男人的背影。

很高大也很挺拔,张晓波一刹那的时间里以为被谭小飞那混蛋饿死然后自己重生了,那男人是他爸。

因为看起来太可靠高大。

可等那个人觉察出他醒了,回过头看他的那一眼,张晓波很想骂娘。

混蛋谭小飞,饿得我都傻了!

“醒了。”

看谭小飞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看着他。

张晓波觉得指不准他心里怎么笑话咱呢,就饿了饿整个人就瘫了还有没有点北京胡同摸打滚大长大的爷们该有的样。

我擦,搁谁两天滴水未进的也得歇菜呀,他也不至于就笑话我吧。

“起来了就喝点粥吧。”谭小飞把粥捧过来递给张晓波,“饿了两天,这会你也只能喝粥了。”

谭小飞态度这么好,张晓波反倒不还意思了。想着自己嗅了人家蜜,虽然是非自愿的,又划了人家车,这会儿人家还好言好语的。

“要不,你放我走,我给你凑钱去。”张晓波寻思着也就这样可以让自己不那么愧疚了,谁知道不提还好。一说谭小飞的脸色那是变了又变最后像是忍着气一样,咬牙说了一句:”把粥喝了。“就火烧屁股一样走了。

你说人能不走吗,在留下来谭小飞估计自己就要告诉他:”钱不是我的目的,我是为了拐媳妇儿才献出我的恩佐的。“

必须下楼和恩佐抱头痛哭,你说,咱俩容易吗?


坚持不了了,明天再更吧。灰灰,希望有人喜欢。



评论(8)
热度(45)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