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老炮儿短篇同人《我喜欢的男孩送上门》

不完全按剧情走,只按心意走。

不虐,绝对不虐。


十三


张晓波觉得自己大概是那句话说错了。不过这会儿人都跑了,他也不能问到底怎么回事了。

房间很大,和张晓波那小出租屋根本不是一码事,可是张晓波睡不着了。他在想事。

也不知道这怎么就开始多思多虑了,明明被铐在仓库里无衣无食下一刻会如何他都照睡不误的,这下换了干干净净的大房间,调了昏黄氤氲的睡眠灯光,还躺着软硬适度的大床。

他却失眠了。

毛病!

张晓波啐了自己一句。

可再不想承认也没辙,他因着谭小飞那个背影开始想他爸了。

张学军那个老炮儿没了他这累赘指不准活的多潇洒呢。一定是小酒喝着,闷三叔这些哥们陪着还有霞姨体贴着。

哪像自己这么没出息像猪一样被这样铐着。

张晓波就想呀,我其实也不是和老头多大仇,我就是又要怨他又要崇拜他,结果我自己心里过不去了,觉着自己怎么这么别扭呀,遇着老头也没办法和他好好说了。

平时实在忙呀,忙的没空想,忙着学费忙着唱歌还要忙着在一群狼虎猛兽中保住自己的清白。

想到这,张晓波委屈的皱了一下小鼻子,你说这叫什么事呀!一个奇招百出的女人为了找二房引起的绑架案!?

你说我冤不冤。


十四


张晓波就这绑架时间思考人生险些思考成哲学家的事,他老子张学军是不知道了。

他正忙着满世界找儿子呢。

张晓波高考之后就和他闹翻了,到现在大三了,他是既不知道儿子哪间学校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钱读书。

本来他想着那混小子离家在外没钱没人的过不了几天就得眼巴巴的回家。

谁承想他们家波儿长着柔弱书生像到底没没了他们老张家的爷们骨气,愣是在外面漂泊着过,学费也好生活费也好没和家里吱过一声。

连人在哪也没有吱一声。

张学军叹了口气,把屋子院落的门锁好,搂紧大衣出发找儿子去了。

波儿还小,不懂事呢。张学军决定还是不和他置气了,好吧,重点是他想儿子了。

不过,这话说得上哪找儿子去呀?

张学军刚走出胡同口就蒙逼了,啥线索也没有呀。

得嘞,我得先去打探情报。


十五



张晓波再醒过来时,天已经亮透了。

和他以前在酒吧唱了半宿回家倒头睡,醒过来看到的天色是一样的,大大个太阳笼着窗,晒得人热腾腾的。

要说有什么不同,果断是床上搂着他死紧的谭小飞。

别问他怎么知道是他的,搁你你也绝对认不错,那反光的一头白毛都可以给阳光代言了。

刺的张晓波脑袋直往被窝埋。

谭小飞拉过张晓波让他把脑袋从被窝里转移到自己的胸膛上,唔,不管是什么书只要谈恋爱就要让人家听心跳。百试百灵~

果然,张晓波很安静的和他靠在一起了。

要是让张晓波在遇见这么多事之前有人和他说他会靠在和他一样性别男的人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平复自己的心情,张晓波绝逼要甩他一句呵呵。

不过事到临头这种感觉倒也不坏。

“诶,谭小飞,你醒了吗?”张晓波微微仰头看着谭小飞。

他眼睛紧闭,呼吸平稳没有一点转醒的迹象。

我醒了,但我不说。

谭小飞醒了,不比张晓波早,但大概是是和张晓波差不多时间。

毕竟他要警惕张晓波趁他睡着跑了呀。

没成想张晓波居然完全没有要跑路的意思反而很配合恋爱剧情听完心跳男主角装睡女主角说心事的套路一路顺着发展过来。

谭小飞小心的竖起耳朵,不知道晓波要和自己说什么。

他说:“真是的,你说你好好的头发弄的白兮兮的干什么。和光头一个效果,整个一发光装置。”

谭小飞木这张脸继续装睡。

我就知道!

阿彪就是恋爱狗头军事!!!



评论(2)
热度(62)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