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老炮儿短篇同人《我喜欢的男孩送上门》

不完全按剧情走,我按自己的心意走。

不虐,绝对不虐。


十七


“喂!我可以吐吗?”张晓波大喘气靠在靠垫上咬着牙问谭小飞。

“什么!?”

“老子问你,老子可以吐吗?”

谭小飞放慢车速,对对讲机说:“我有事,你们继续。”

“诶,张晓波现在好点了吗?”

车速放慢下来,张晓波的脸色也慢慢好看起来,但还是郁郁的。

谭小飞看的那叫一个闹心呀!

不说自己在比赛中怂了,就冲着张晓波这脸色。

自己这印象分得跌到哪里去呀!

得亏阿标不在这里,不然非得友尽,这真是只要他出手自己就糟糕。

阿彪不会是大乔派过来的卧底吧。

谭小飞觉得自己很有理由这样怀疑。

“喂,谭小飞。”

“啊。”晓波是要骂我吗?

不要呀,都是阿彪的错,我只是没有经验向他借鉴了一下,我也不知道你晕车的。

"不要……“生气……

”对不起了。“张晓波别扭的看着窗外。

什么?

谭小飞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张晓波。

”你说带我来见识一下,结果我晕车,害你输了。'

张晓波自己挺不好意思的,本来晕车就不爷们了,还是在人家比赛的时候晕。

话说自己以前没有这晕车的毛病呀!

都是谭小飞开太快了闹的,但人家好歹是在比赛,你说自己还能怪别人嘛?

虽然是挺不要命的。

张晓波回想起那风驰电掣的感觉,还觉得想吐。

谭小飞努力控制好想咧开的嘴,轻轻点了点头就当成应了。

高冷!

记得高冷!

如果是年下的话那必须高冷才能当攻!



十八


谭小飞带着愉悦的心,皱着眉头的脸回到了车厂。

“他娘的,谭小飞,把人给我交出来。”大乔对着车厂大门使劲喊。

嗓门大的隔了八里地都听得见。

谭小飞黑脸了,分赃的来了。

“阿彪!”谭小飞对着阿彪使眼色,你将功赎罪的机会到了。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这就要将功赎罪了!

谭小飞没空管阿彪是怎么运用表情咆哮的,他搂住张晓波的腰带着他转了个圈:“张晓波,要不要坐我车出去玩玩?”

“呵呵,你的车?我还有命吗?”张晓波嘴里不饶人,身体却很诚实的接受着谭小飞的搂腰被他带走。

“我开慢一点,好不好。”谭小飞赔笑的说。

这绝对不是我认识的谭小飞!!!

我还是看着彪哥去接受大乔姐挠挠挠吧。

候小杰咔擦咔擦的把可能扭到的脖子扭过去,唔,脖子有点疼,但还可以接受。

比小飞哥变成那么爱笑好接受……


十九


“姑奶奶,姑奶奶。你放过我们车厂的大门吧!”

阿彪做着心里建设过来的,一看到大乔简直要哭了。

姑奶奶呀,你是哪里来的大力神,从哪座少林寺学的功夫呀。

我们的门呀!这可是铁门呀!您老怎么弄成这样的!?

“有事,咱进屋说。”阿彪尽可能笑的好看些,不要露出惊恐的表情。

不是他怂,实在是大乔的表情太狰狞了。

“告诉我!我的小帅哥张晓波呢?”

我不知道呀!我什么也不知道呀!


下课了,心情不好。

不高兴,觉得打文打得文也不高兴,失败……


评论(3)
热度(47)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