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老炮儿短篇同人《我喜欢的男孩送上门》

不完全按剧情进行,我只按自己的心意走。

不虐,绝对不虐。


三十三

谭小飞走下车的时候内心有点小紧张。

他是真不知道怎么和长辈相处。

他长到这么大了也就和他爹还有龚叔这么两个长辈处过。

他爹其人,他一年到头都见不着几回的,谭小飞唯一可以确定他还活着的无非就是湖南新闻还有他那张怎么花都花不完的卡了。

还有龚叔,他爹的军师负责安排他生活的老头。

他对着他,既不能做到尊重,到底也就是替他爸干活的,他尊重来干什么。同样也不敢轻视,龚叔看着就不是好惹的。

这一紧张谭小飞愣是把这简简单单得一个下车动作走出了杀气腾腾的意味。

阿彪敢发誓,站在他前面的老江湖六爷看着他谭小飞下车浑身都升腾起一种:’你若想战,便战‘的斗气。

阿彪不忍再看,别过头扯住候小杰洗眼。

候小杰莫名其妙的抬起脸任阿彪看。

只间或疑虑的看看谭小飞既不说话也不笑的和六爷对视。

“他们……”候小杰虽然傻吧,可好歹也算是嘛都瞅过的有见识的官二代,哪里还看不出那边的‘腥风血雨’气场。

可是,小飞哥不是想当六爷女婿吗?

这是干嘛?

阿彪把呆住的候小杰捧回来。

“没事!小飞只是因为太紧张把‘讨好岳父大会’开成‘精武门’了,”看着候小杰的眼睛随着自己的话越瞪越大几乎要有瞪出来的趋势,阿彪内心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一只手捁着候小杰的头,另一只手胡乱的揉着他的头发,坏心眼的加了句:“而已~”

满意的看着扬起头看着他的候小杰的崇拜的眼神。

阿彪云淡风轻的别过头。

唔,还不错……



三十四


“谭小飞?你干嘛呢?”张晓波推开车门。

不是说好要和张学军好好聊聊的吗,你们这样看着能聊出什么来。

扭过头看着走过来的张晓波谭小飞似乎很不好意思,挠着头说:“波儿,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头,所以先想想。”

张学军呵呵哒,你和我儿子难道不是要打架的关系吗?你这样我会担心你们是要在床上打架。

以及真是有幸可以见证动物世界里一定会有的,狮子摇头晃脑走去睡觉杀气全消的场景。

和谭小飞嘀嘀咕咕说了一会张学军的喜好和怎么相处,在张学军不加掩饰的眼神扫描之下张晓波才不自在起来。

站在谭小飞身前张晓波低着头不看张学军。

“晓波,你……”张学军想问他和他护在身后那白毛狮子什么关系。

可总觉得别扭的紧。

没好气的扫了眼这会儿杀气全消弄的他也不好对他放杀气的白毛狮子。

“他们家那车是你划得吗?”

三年没有联系了。

张晓波以为他会问自己怎么样了之类关心的话。

结果,来来去去的张学军还是那个张学军。

张晓波一下就火了,抬起头和他爸对视:“是我划得!怎么样?”

“咚。”一声,张晓波被张学军一脚踹到地上。

谭小飞赶紧扶他起来,警惕的看着张学军。

“哥,”围观的候小杰扯扯同样围观的阿彪的袖子。

得到阿彪一个’有事快说,还要看现场直播呢‘的眼神才絮絮的说:“感觉像不像富家少爷喜欢贫家女,老爷怒气攻心打少爷。”

候小杰眼睛眨啊眨。

阿彪不削的扭回头去,内心哼哼:还等你说,爷早就看出来,只是小飞哥眼神瞄过来不许我说。


说好断到星期一的,亲亲们久等了。

话说,候小杰和阿彪也太抢戏了,过分,小心小飞和大嫂动手。


评论
热度(32)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