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老炮儿短篇同人《我喜欢的男孩送上门》

不完全按剧情走,我只按自己的心意走。

不虐,绝对不虐。


三十六


张学军心里的翻江倒海张晓波一点都不知道。不怪他迟钝,只是张学军面上端的太好了。

在张晓波看来,张学军又是和以前一样不把他当一回事了,他做的事在张学军的眼中一如既往是闹着玩的没章法的。

”张学军,你要是特地来教训我的,你就回吧。“张晓波觉着自己特怂,他想着他爹可以看着他眼神不一样当他是个爷们一样。

可是事情到头来他还是要被张学军教训。

听着儿子心平气和的说着和自己不相干,他自己可以把事扛起来。

张学军不是不骄傲的,他从来都是把张晓波看的特别高的。

张晓波也一直当得起他眼里的形象。

是!他是没个正行样,玩什么音乐还总一副老子不听你这老头的拽样。

可是当张学军在局子里的时候是张晓波当着家里的男子汉照顾他妈,后来他妈没了那么个半大孩子就这样自己一个人在这个无依无靠的世界里晃荡着长大却还是向往着阳光没有去走歪路。

他知道,他的儿子张晓波像他也不像他,他像他是个爷们,却不像他什么都讲规矩,他自己有自己的一套理。

他是新时代里长出来的,不一样的没有丢了他的姿势的小炮儿。

张学军心软了。

他凑到儿子面前,他的腰没有年轻的时候挺了,这会儿也不是作为老江湖的身份了,他就是一个想和儿子说说话的普通老头。

谭小飞觉着这会儿自己该识趣的走开一点,可是想到这看起来干瘪瘪的老头踹出来的那一脚,他就觉着自己心口疼。

岳父,你可轻这点呀,您不心疼可有人心疼呀。


三十七


谭小飞牵着张晓波的胳膊担心的看着张学军一步一步往后退,张学军想和晓波说话一下一下的往张晓波那凑。

这一个退一个向前的。刚开始双方走动的还慢,顶多外人就是看着奇怪这仨人一边挪着退一边挪着向前是干什么。

可这是刚开始,谭小飞见着张学军往自己的方向越来越近,就紧张起来了,拽起张晓波就撒丫子跑。

他也实诚不往车长外跑,就在车场内绕圈。

谭小飞这一跑,张学军懵逼了,他就想和自己儿子说会话呀!

这白毛狮子跑个什么劲!

张学军这一傻眼也跟着追起来。

他那么大年纪了,身体又不好,跑不了几步就气喘吁吁的靠着车厂墙壁指着谭小飞吼道:”那白毛后生,给我把儿子留下!“

张晓波使劲甩着谭小飞的胳膊:”谭小飞,你给老子放手!张学军身体不好!“

谭小飞扭头看着张晓波。

他跑的急,脸都跑的红红的,偏他皮肤好,这样红的透印着白皙的只有绒毛的脸蛋就像害羞了脸红一样。

”看什么呀?“张晓波靠着他喘顺气,拉下他的耳朵对着他细细说话:”张学军也就看着厉害,其实疼我着呢。他不会下大手的,你带着我跑什么!“

张晓波是不懂什么男人和男人的事,可他最是懂别人对他是好是坏。

识人好坏,是他这副好皮相还有从小的经历让他学会的。

谭小飞微微皱眉看着张学军一步一步走过来,低低的说:”我就是心疼。“

”傻得你!“

张晓波不是不感动,他从小到大对着他好的人确实有很多很多,可除了他妈再也没有人对他说之所以做什么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心疼他。

这边含情脉脉了,张学军是真是憋火了。

”张晓波!你个混小子快和你爹说你和那白毛啥干系?“

张学军是忍了又忍,可那两小子是当着他的面就摸胸靠肩膀的,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被我嗅了蜜划了车的债主!“张晓波回头瞪着张学军。

非逼着人讲不仁义的过往!

”真的?“张学军怀疑的来回扫着两人,这哪有情敌的样啊!

我以前和波儿他妈谈恋爱都没冒过那么多粉红泡泡。


三十八


经过这一番折腾六爷是没力气了,招一招手,候小杰赶紧识趣的扯着阿彪去仓库里把大沙发搬到六爷身后。

等六爷气势磅礴的坐好,阿彪和候小杰左右护法一样领头带着身后一圈小弟在他身后列队造势。

看着六爷对面眯着眼睛看着他的着谭小飞,阿彪才惊觉!

诶!我们老大不是小飞吗?


呀!要被自己弄死了,时而温馨时而逗比的。

辛苦各位亲了,思考一下笑一下的。


评论(3)
热度(40)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