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老炮儿短篇同人《我喜欢的男孩送上门》

不完全按照剧情走,我只按自己的心意走。

不虐,绝对不虐。


四十


张学军觉着就这么一个下午他就几乎看破红尘修成正果了。

不用惊呼这事搁另一个爹身上也干的到。

不然怎么做到气定神宜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对着和他一样性别一样为男的人粘粘糊糊的。

说多了都是泪。

“阿彪,给小飞搬张凳子”

张学军活了这么半辈子顶着自己给自己定的规矩,就没有破过。

这会儿他和谭小飞是对上了,可还需要说道说道,每到茬架的地步,等事情真的没的商量了,才打他丫的。

阿彪迅速搬来凳子,也不是第一回被六爷压着把自个当成他带来的人了,阿彪已经是虱子多了不怕痒了。

况且……

瞅瞅小飞乖乖顺顺那样!

我把六爷当老大也很有道理好不好。

谭小飞也是不想再管那堆叛变的臭小子。

牵着晓波的手,两人一起坐在小小的凳子上,一人一半。

张晓波半点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不说他从小糙养着长大,就是离家出走那段时间也让他没什么好讲究的了。

他们俩一个故意一个无所谓的,依靠着坐在小小的凳子上自成一个世界。

张学军已经不想再动气了,臭小子一点也不向着他,生气也没用!

”小飞,晓波刚刚说的我都听见了,这事确实是我们家晓波做的不厚道。你说吧,不管你是想怎么解决,叔都不反对。“

张学军还是决定先把事情解决,等这俩孩子的事解决了,他立马带儿子回家,以后见着谭小飞的车头就绕道。

太魔性了!

你说我们家那跟猫一样的晓波什么时候那么乖过!?

谭小飞看着目光锐利如刃的张学军默默把‘把您儿子赔给我就成’吞下去。

他还不能死,他还没有确定名分呢。

捏着张晓波肉肉的垫子,谭小飞说:“叔,我那车现在是有市无价的了,晓波划得那道疤要是想修是要整道门做漆的,加上工时费,我算……”

谭小飞想说一个张学军绝对承担不起的数。

可是张晓波手心的柔软和温度告诉他他瞎说的话,别人怎样他不知道,张晓波绝对挠他一脸。

“十万,我除去零头什么的,算您十万。”

张学军想了一下,对着阿彪招招手:“阿彪。”

“六爷。”阿彪俯下身。

“小飞那车在哪?你带我去看看。”

张学军是真不信一道疤要这么多钱,可谭小飞那孩子他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样的人。

所以最后,张学军打算自己亲眼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阿彪招手叫小弟掀开恩佐的车罩。

“六爷,您看。就是这。”

张学军叹了口气。

“成,给我三天时间。”

张学军说着站起来。

谭小飞也牵着张晓波站起来。

“还来你这厂,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谭小飞扭头看张晓波,看他点点头。

也点头说好。

六爷心塞,这三天过去后,儿子还是自己的吗?


四十一


看着阿彪和候小杰带着一尾巴小弟巴着车厂的门看六爷走远。

谭小飞阴恻恻的说:“挺舍不得呀!”

“那可不是”

候小杰默默地嘀咕。

谭小飞觉着冒杀气已经不足以教训候小杰了。

“阿彪!领走!”

一冒烟的功夫,两人就从车厂门口到了车厂里。

眼不见为净,有这种智商随时在欠费状态的小弟,谭小飞觉得他在张晓波心里的逼格都降低了。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有那东西。

候小杰秀智商什么的,张晓波根本没在看。

他正发蒙呢。

张学军居然完全占据优势的和谭小飞谈了一场?

最后阿彪他们还夹道送他走,就差开车送了。

这和张晓波想像中的谭小飞和张学军死磕实在是天差地别。

“谭小飞,我在做梦吧?”

张晓波伸手想捏谭小飞的腰,张晓波自己腰软怕捏,以己度人的,张晓波觉得谭小飞估计也怕别人动他腰。

捏一下,捏不动!?

张晓波掀起谭小飞的衣服。

瞪大眼睛:“卧槽,谭小飞,你有那么多腹肌呀!难怪我捏不动!”

谭小飞勾起嘴角看着张晓波。

波儿,这么主动~

难道你不觉着不太好吗~

“哥,看来你说我们会多个姐夫是真的!”

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围观的正嗨的阿彪赶紧的捂住候小杰的嘴,可是已经太晚了。

看着谭小飞微微抬起下巴看过来的眼神。

阿彪把捂着候小杰嘴的手放下,“小杰呀!你说咱们葬一块你爸能同意不?”

“啊?”发生什么了?


懵逼的候小杰,我想到他傻眼的样子就想笑。

还有,各位亲,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今天看到粉丝到一百了

然后她们都说粉丝凑满整数是要加更的!所以等一下哈,还有两更~









评论(10)
热度(35)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