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老炮儿短篇同人《我喜欢的男孩送上门》

不完全按剧情走,只按我的心意走。

不虐,绝对不虐。


四十七


张学军带着闷三儿和灯罩儿两个兄弟来车厂的时候是真没想到那群孩子居然眼巴巴的在门口等着他。

他是真闹不懂了,就他年轻的时候,顽主文化盛行的时候,年轻的那些人敬重他,可也不会这么热切的看着他。

时代变了之后,小年轻们明明也是看不上他们的,就拿晓波来说,他亲儿子呀,也就觉着他是个爱提当年勇的老头而已。

六爷不懂,可是这伙小年轻并不觉这自己有什么不妥当的。

三环十二少的名头说出去整个北京城的高干圈都是响当当的,可那又怎么样?

迷茫的在这个世界上走着,看所有的东西不爽,看的高兴的就去拿过来。

像不懂事的小鬼头。

可是他们见到了张晓波,谭小飞看上的男孩,很好看得男孩。

没调查他之前,阿彪他们也就当谭小飞看上他那副小皮囊了,不就是一男孩吗?他们玩的起。

可是查完的记录传回来,他们都愿意心甘情愿当他是大嫂了。不是随手玩随手丢没有灵魂的玩偶,这是个真真的人。

甭管什么苦什么不好,也挺直背脊活下去的男人。

爱屋及乌,因着高看了张晓波,阿彪他们也愿意和张学军唠嗑。

可是人是怎样的人那都是从言行中显露出来的,张晓波果然是张学军教出来的。

这个世界已经不是张学军的世界了,他利益至上,阿彪他们从小见着的为了利益卑躬屈膝或者有了钱耀武扬威的多了。

可张学军师有规矩的世界中的一员,他有原则的孤立在这个世界里。

所以阿彪承认他并且佩服他。

因为他拥有的,是阿彪他们再也不能多见的却无比向往的男子汉的品格。

“六爷好!”

不过,虽然阿彪是很想用见这个世界上格外不同的人的方式去见张学军,可他只会这种呀!

于是,收获故作淡定的张学军和目瞪口呆的闷三儿加灯罩儿。

看着张学军照例背着手走着,刚刚列队欢迎的小孩分成两队尾随上去。

“三哥,六哥啥时候成了黑社会的头的?咱怎么不知道。”灯罩儿扯着闷三儿问。

闷三儿也纳了闷了,不是说晓波惹了事吗?

他还巴巴地要跟着就怕晓波惹得那伙人要耍脾气什么的,到时六哥一个人太吃亏,都不能压住场。

结果……

瞅着张学军的小尾巴。

闷三儿有点担心被晓波惹事的那伙人,我还带了刀呢,真是的!吓着人可咋整。



四十八


张学军坐好在阿彪一早就搬好放在那的欧式大沙发上,闷三儿和灯罩儿则是分立在两旁。

两方对峙,场面太不均衡了。

一边一堆的人,一边就坐着俩小年轻。

张晓波清了清嗓子,正要说话。

张学军抬起手拿出用报纸包好的十万块。

“小飞,十万在这。”眼睛在张晓波有点红的嘴唇上逡巡了一下,叹了口气说:“咱们这事就算两清了。”

阿彪接过张学军的十万块递给谭小飞。

谭小飞摇摇头,伸手搂住张晓波的腰:”六爷,这事清不了,我需要晓波负责。“

闷三儿也是听说晓波惹了什么祸的,听着谭小飞说要负责还以为他是说要张晓波对被嗅的那蜜呢,当下对谭小飞高看了一眼。

”六哥,我看这事成。“

张学军可不是闷三儿那不知头不知尾的,三天前那场他可是看的回去滴了小半瓶眼药水才缓过神来的。

他不吭声。

车厂一阵的静默。

“晓波怎么看?”

张学军心里那个压抑呀!

我生的明明是儿子呀!这长的像妈的男孩也是汉子呀!

可是事到临头了,张学军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谭小飞侧着头看着张晓波,他似乎有些蒙了。

还真是蒙住了,除了开头想说话被张学军插了嘴,接下来他们说的一切张晓波都没跟上思绪。

圆圆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从谭小飞的方向看过去,张晓波呆呆的有种小孩子的无辜感。

可惜在张学军的眼睛盯着的情况下,不能做什么。

谭小飞只能再靠近他一点,感受他的气息。

“晓波儿?”闷三儿不明白晓波为什么呆在原地还不回答。

行不行的给句话呀。

张晓波伸长手搂住身边的人看着他爸,点了点头。

张学军摇着头想站起来,阿彪赶紧扯着候小杰左右各一个坐到张学军身边。

“六爷,小飞是个好的。我们兄弟也知道晓波是个好的,他们俩要是一块过,比晓波找个女的过也差不了多少!”

侯小杰应景的点了个大大的头。

张学军长叹了口气:“这哪能一样呢。阿彪,小杰,我儿子比较矮呀!”


摊牌了,前景一片光明~






评论(9)
热度(33)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