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凡峰】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

只是作者自己的脑洞,不要上升真人。


第二章

世事真的最怕想太多,一想多了什么都是可怕的。

李易峰侧着身看着睡熟的吴亦凡深深地感慨。

换成一天前怎么样他都没办法想象自己会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满首尔转悠还玩的很开心。

他鼓起腮帮子积攒了一嘴巴的空气,再一下吐出去舒缓自己的焦躁的内心。

果然不要随便失恋,一失恋人就会不理智,一不理智就容易出事。

可是……

擦的!是老子愿意失恋的吗!

李易峰猛地一下坐起来,搔搔后脑勺。

还是想着怎么和经纪人说自己拖延了一天没有回去吧。

吴亦凡睡得很熟,李易峰尽可能轻巧的从他身上跨过去。

“峰峰?”

吴亦凡拽住李易峰的脚踝。

一下失重,李易峰左右摇晃着,最后挣扎着倒在吴亦凡身上,他怕疼,怎么看吴亦凡有肉的身体也比较软。

磕上去的那一刻,李易峰简直想回到三秒前,还不如摔地上。

“峰峰!?”这下吴亦凡是彻底醒了。

他撑起身托着李易峰的脑袋:“你怎么睡到我这里来了?”

“唔得下坝”

“什么?下坝,首尔好像没这个地方。

吴亦凡凑过去。

李易峰抬起头,因为疼痛而出现生理性泪水的眼睛湿漉漉的显得格外无辜。

偏偏他又正在生气,眼神还保持着犀利的余光什么的……

唔,像只猫。

吴亦凡伸手揉他红了的下巴。

这么温柔。

李易峰都要不好意思了。

“我得回去了,不然我经济人要追杀我的。”

“你是……艺人!?”

吴亦凡很意外,他从来没想过李易峰会是一个艺人。不是说他长的不足以当偶像,相反吴亦凡当实习生那么久了,也很少见李易峰这种白嫩俊秀少年感十足类型的。

他诧异的是他居然没红!他明明有这个资本的。

小鬼就是小鬼,有个什么心思都不知道掩饰一下的。

李易峰躺回原位,侧着头看吴亦凡。

“我、我表现的太过分了,你生气了?”

吴亦凡有些局促不安,他不想李易峰生气。

李易峰凑过去,像摸小狼狗一样摩挲他头顶的头发:“对,我生气啦。气你个笨蛋18、9岁的人了还是这么不知道说话。”

还开玩笑那就是没有生气。

吴亦凡侧过脸对他笑,得意的不得了。

“你又不同!”

我,不同!

李易峰闭上眼睛勾起嘴角。

过了一会又觉得自己这样是平白无故就拉了下风,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的下风。

他板起脸义正言辞:“我们昨天才见好不好,你对我多了解,万一我是坏人呢!少年你太松懈了!。”

吴亦凡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李易峰,看的他都快板不住脸了,才悠哉悠哉的从自己放到枕边的包包里掏出李易峰的钱包对着他晃了晃:“哥,你先自己多存点戒心吧。”

板起来的正义脸荡然无存。

李易峰躺平在床上,就当自己刚刚什么也没说。

他想粉饰太平,那也得吴亦凡愿意才行。

刚仰躺好就被吴先生摆成左侧卧。

“这样睡不健康。”李易峰抱怨道。

“待会再给你仰躺。现在先说戒心这种事。”

李易峰睁着猫一样的眼睛瞅着吴亦凡。

别说,别说,太丢人了。

“还说我。”吴亦凡逗小猫一样挠乱李易峰一头软发,“自己不也是想说什么就面上都显出来吗。”

“那是看和你好。”李易峰嘀咕。

“昨天才见……”吴亦凡学着他刚刚的样子说。

“这叫一见如故!”李易峰仰着眼睑笑着,举着手指摆摆。

吴亦凡斜着眼睛:“万一我是坏人……”

“钱包都交给你了,你要是坏人我早就流落街头了。”

吴亦凡握着拳头挡着嘴角勾起的弧度,眼神利索微微蹙眉:“万一……我向劫色呢?”

“这叫一见倾心……”

吴亦凡呆住了,他是华侨,打小在国外长大的,可是基本成语还是学过得。

在听了李易峰脱口而出的点点点点的现在……

他害羞了,他记得成语解释里这词可以和’我喜欢你‘打等号的。

他含蓄的用眼神瞥了眼李易峰,一见心死……

看着李易峰调笑的眼神,吴亦凡冷着脸创造新词。

李易峰伸手戳戳吴亦凡:“凡凡,我刚分手那是姑娘。”

吴亦凡有点不好,他就想逗逗李易峰,谁叫他反应那么好玩。可现在,他觉得自己也在被逗。

“怎么了?”李易峰捏着吴亦凡的下巴晃晃,手指摆成二在他眼前来来去去的动:“这几?”

吴亦凡抓住李易峰动的他晕的手指,别过头:“我想静静。”

让我想想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逗的。

李易峰那过分的,捏着吴亦凡的下巴非要把他的脸掰成正对着自己。

厚薄相称的粉嫩嘴唇笑成猫弧,得意的不得了:“不行哦,现在要想峰峰。”


好久没更,今晚睡意浅薄那就自己萌萌自己好了。

对了,峰峰现在还是直的,他就是逗凡凡玩的,觉的他们要成的亲们,要失望了。

灰灰,去睡了,看的开心。

评论(2)
热度(45)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