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有很深的渊源,真不是说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六班人。
和从一而终的班级一样,性子也很隐忍不闹。很想可以什么都不想放肆一些。所以挑了这么个名字。

  流肆  

【飞波】不回家的男人(三)

失去了激情,现在是一条咸鱼




“哪儿去了?”

张晓波一跳下来就被张学军逮了个正着。

“波儿,不好好看书。哪儿去?”

张晓波瞅着霞姨他们听着声音跑过来,才说:“外面呗。人天天在外鬼哭狼嚎的,有冤有怨总要听听吧。”

张学军木着张脸,看不出高兴生气,只叹了口气认了一样:“就这样吧。”

闷三儿和话匣子黑着脸,灯罩儿和他媳妇儿的脸色不好看起来。

张晓波手脚僵直的看着他爹张学军似乎拍板了大事情一样看着他,没了旁的法子。

他同手同脚的回了自己的屋,刚刚那些找回了什么的喜悦和满足都埋在心下面,脑仁里只有张学军无计可施的脸不间断的回闪重放。

张晓波鼻梁涩起来,眼珠子干巴巴的,止不住的难过。

他觉得他爹和他想的不同,他怎么这么混蛋,往他爹胸口上扎刀子,可是我并不是为了气他的,我是认真想和他过一辈子的。

张晓波捏着鼻梁,不想泪意下来。

等等!

我想和谁过一辈子来着!

张晓波的眼泪不用忍直接缩回去了。

他急的团团转,他今天才上岗了一个男朋友呀!

转过头就想起自己还有一个早恋对象,这不是干着陈世美的活吗?!

张晓波急的满头汗,就着自己的小屋团团转。

“波儿,出来吧。”

得,再怎么着,也不能不吃饭。

张晓波安慰自己,好好理清头绪,和两人都说说清楚,人要杀要剐都忍着,他揉揉自己的脸颊肉感觉到了前方的腥风血雨。可这能怎么着呢?都是自己不好,都怪自己花心!早恋对象到底谁呀!

虽然不知道怎么花的心。

张晓波视死如归如同吃最后的晚餐,一出门被霞姨糊一脸。

“霞姨!”

“边儿去,大人谈话,你和小飞边聊去。”

边儿去,刚喊我干嘛?张晓波委屈。

这么明显的委屈脸,话匣子想忽略都不成,她推着张晓波到旁边屋,屋里坐着灯罩儿和他媳妇儿还有闷三儿,最边边的角落里还有一颗兴奋的白毛。

她指示着张晓波坐到灯罩儿他们的包围圈中,没好气的说:“这不你的大事吗!怎么着的要让你知道大人们过了面了,这才名正言顺,不然总小孩子过家家的就是贪玩的。”

张晓波一头雾水,霞姨说的每个字他都认真听了,什么意思半分没办法领悟。

挤在闷三叔他们中间,忍受着白毛灼热的远程射线,他冷着脸,反正啥啥也不知道,就这样吧,脑细胞还要考试用呢,不能白瞎在这儿。


评论(2)
热度(22)
© 流肆 | Powered by LOFTER